「(02255)海昌海洋公园股吧」银联和微信扫码互通抢先机?网联已在宁波开干

  • 时间:
  • 浏览:70
  • 来源:地方配资网
(02255)海昌海洋公园股吧

银联和微信扫码互通抢先机?网联已在宁波开干

支付行业暗战汹涌,兵马未至而风声先行。

 

日前,有媒体报道,中国银联与腾讯旗下财付通公司近日已就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达成合作,双方正共同研究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方案。

 

对此,数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银联和财付通达成扫码互认的主体是“云闪付APP”和“微信支付”,该合作倾向于两者间的商业合作,与央行主导的条码支付编码规则统一“不完全是一回事”。

 

事实上,比起昨日关于银联云闪付正和腾讯财付通达成合作的消息更早发生的,是国内首笔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业务四天前已经在宁波落地。

 

上证报记者获悉,2019年12月30日,在人民银行科技司的牵头下,国内首笔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业务在试点城市宁波“跑通”。网联拔得转接清算头筹,交易双方为账户方“平安付”和收单方“乐刷”。

 

截至记者发稿,银联、支付宝方面没有回复相关情况进展。

 

怎么理解扫码互通 ?

 

真正的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是什么样的?不同手机APP和商户条码可以跨机构互扫。

 

“跨机构”决定了它要有银行、支付机构、银联、网联多方参与,还要有一套通行的编码规则和技术标准。这个标准可以是人民银行直接制定,也可以由银联和(或)网联主导。

 

从商户的角度来说,以后商户可以只向一家支付机构申请收款码了,这个收款码可以接受任一APP扫码付款。

 

搞清楚这一切,我们再回头看银联和财付通的合作。财付通方面向记者确认,将来用户可通过云闪付APP扫描微信“商户码”,或向微信商户出示云闪付APP等应用中的“付款码”完成付款,商户无须进行系统改造。

 

“就目前有限的信息来说,银联在这个合作里是一个很模糊的身份。云闪付是一个收单载体,而银联是一个清算机构,这就会让市场认为,是财付通马上要跟清算机构达成扫码互认了。但其实这个合作就是两个收单业务之间的合作,就像云闪付早就和好多银行APP互扫一样。真正的互联互通一定是银联以清算机构加入进来,而且银行作为账户方也要加入进来。”一名接近监管的人士如此告诉记者。

 

另外一名大中型支付机构人士也向记者表达了类似观点,“据我所知,他们的这个互通其实是两方的面对面扫码,无因转账(即没有交易背景的转账业务)。而真正的四方(清算机构、账户方、收单方、商户)互通是基于线下商户场景的扫码消费。”

 

国内真正的首笔扫码互通,实际上低调地发生在四天前。

 

上证报记者获悉,去年12月30号,在人民银行科技司主导下,首笔互联互通业务在宁波跑通。网联负责转接清算,账户方平安付的客户端直接扫收单方乐刷的码,双方不直连。

 

众所周知的是,央行《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明确提出:“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研究制定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标准,统一条码支付编码规则、构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技术体系,打通条码支付服务壁垒,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但其实,央行还设定了三个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试点城市:宁波、杭州和成都。业界人士告诉记者,其中宁波为主,杭州和成都为辅。

 

微信和支付宝动力足吗?

 

“在央行的强有力推进下,今年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肯定会有很大的进展。其实技术上我们完全没问题,如果真的要连,一个月系统就能调试并对接好。”前述大中型支付机构人士告诉记者。

 

但该支付机构人士补充道,“关键是支付宝和微信能不能积极参与进来,它们才是最重要的。不排除即使它们愿意接,也会设置一些限额等的条件。”

 

另一名华北支付机构高管的说法,与之相类似。“应该有一些人还是希望本代本(本行直接清结算)交易。今年如果完全互联互通,受影响最大的肯定是微信和支付宝。以前商户要是不用聚合码,就只能在微信和支付宝中二选一,因为二者不打通。互联互通以后,我去申请拉卡拉、连连支付的收款码也可以。当然,这也挤压了‘二清’的空间,长期来看是大好事。”他说。

 

另一名华南支付机构人士从支付场景角度,对此表示欢迎:“我们有几百万商户,我们对加入互联互通动力很足。因为以往我们客户的‘金融钱包’里的钱没法在广泛的使用场景内消费,但互联互通以后就毫无阻碍,这肯定能提升我们‘钱包’的活跃度。”

 

易观支付行业分析师王蓬博认为,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对行业的最大影响,在于流量逻辑改变,“码牌”变成一项共有基础设施后,商业逻辑就发生了变化。“微信通过线下大量铺设‘码牌’集聚的优势会在短时间内被赶超,平台型机构如果往线下做支付,会节省前期铺设基础设施的大量资金和人力成本,也为各家收单机构独立发展C端账户体系提供可能。”

 

种种迹象表明,今年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有望进入快车道。而账户优势巨大、受影响也较大的微信、支付宝,市场必将对其举动予以高度关注。

 

银联和网联,暗战连连

 

诸多受访人士认为,条码支付达成互联互通,技术实现上并没有难度,比如市场上可见的诸如“收钱吧”等聚合支付类产品,就是某种程度的互联互通,但问题在于没有统一标准,各自为阵,不仅用户、商家使用不便利,而且容易滋生“二清”等违规问题。

 

事实上,条码支付互联互通,除了巨头之间的博弈外,一个容易被忽略的关键点还在于采用哪种技术标准编码。

 

据记者了解,条码支付互联互通有两种技术实现途径,一种是支付标记化技术,通过标记(Token)代替银行卡号进行交易验证,这种将依托银联发行的Bin号,可以简单理解为银联码标准。早在2016年,银联就发布了二维码支付标准,其特点之一就是相同场景下技术模式统一,可以互联互通。“银联二维码支付标准的发布,是银联作为银行卡转接清算组织,为市场需求方提出‘互联互通’技术解决方案的重要举措,也是银联联合成员机构推广与应用二维码支付的第一步。”银联当时表示。这一方案得到了多个银行的支持。

 

另一种就是基于账户的网联码制。在银联发布二维码支付标准之前,网联已经在制定二维码标准。2019年4月,网联首席技术专家强群力透露,网联精心打造了条码支付的互联互通方案,最大限度兼容市场码制。这一信息,正与前述国内首笔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业务在试点城市宁波落地相吻合。

 

因此,无论是云闪付APP和微信支付之间达成扫码互认,还是网联跑通首笔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背后闪现的都是两家清算机构——银联和网联之间关于标准的“暗战”。从监管部门规划网联那一刻起,两者之间的竞争“硝烟”就挥之不去。有支付业人士表示,关于二维码标准,或许是两家清算机构第一次正面战争。也有行业人士认为,纠结于线上还是线下意义不大,关键是能形成一个更开放、健康的市场环境。

 

 

相关热词搜索:(02255)海昌海洋公园股吧